翼啊小柒

这是我了(你个冷门写手闭嘴)

青狼二营长:

本魔女的日常

我和我同学玩姜饼人的日常,对话每次都如同魔女上身(X

同学:药草怎么这么可爱啊!吃可爱长大的吧!
我:嘻嘻……(默默打开协力跑并换上药草)
同学:啊啊啊双倍快乐!
我:双倍yohou~
同学:什么鬼魔女吧你!啊啊啊好想吃药草啊!(你才是魔女吧喂!)
我:药草是药味的吧……你吃过中药吗?应该是那个味的吧……
同学:中药我小时候喝过,什么味我忘了。
我:走!(当时暑假,我拉她去了我家楼下的中药铺子)来一口老弟XD
同学:你个恶魔……好苦……
我:有吗?我觉得挺好啊,现在我有点想啃药草了。

同学:药草是药味,那月光是什么味道的呢?还有海精灵啦风箭手啦火精灵啦啥的。
我:如果按照我们中国口味来的话,月光应该是桂花味的吧,糖桂花。
同学:这个好。
我:那海精灵是……海盐味的吧……
同学:这个也不错。
我:然后风箭手要不就青苹果味的?毕竟抹茶的已经有了。(本人脑洞大)
同学:这个也行!
我:最后火精灵……烤番薯味的!
同学:!?

给母上安利游戏中……
我:所以说这个游戏要帮饼干逃出烤箱。
母上:那饼干不就是软的吗!
我:?
(回家开宝箱——瑜伽饼干)
我:真是软的啊!


这是我平时跟同学打游戏的时候聊天聊出来的,我家楼下真的有中药铺子,不知道为什么,我从小学到高中,好像我周围的同学都讨厌中药味,但我毕竟是从小就把中药当水喝的人,所以我还是对中药有一种迷之亲切感(本人体质差……现在好了)还有就是火精灵烤番薯这个梗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太有才了吧!
第一次知道我妈的脑洞比我都大……

第三次屏蔽,我就不信了!
求收藏,评论

中秋贺(tou)文(lan)

我的文章的一些番外
原创人物有
第一人称视角有
ooc注意
警告过了哦,开始了

不同的冰皮月饼,诉说着不同的事

兔子先生

“嗨!好久不见啦!”我又去了月亮那边,去见了兔子先生。“丫头!你怎么来了!”兔子先生惊奇的看着我。我乐呵呵的掏出一盒月饼“中秋快乐。自己做的哦。”“丫头真厉害啊,下次教我做呗。”我笑眯眯的点点头,看着他身边身着黑衣的人,他正一脸温柔的看着兔子先生,手亲昵的搂着他的腰。兔子先生拿出一盒崭新的冰皮月饼给我,我接过,对着他和柒先生说:“流浪的兔子先生,可找到归宿了?”兔子先生一脸迷茫,但柒先生无言的笑着,点点头。
答案,无需说出口。

亲爱的宝贝

“丫女。”阿爸将一盒月饼递给我,叫我送去发廊。我拎着这盒月饼慢悠悠的走着,路边的甜品店里在买冰皮月饼。啊,好想吃呀。我将月饼送到了发廊,照例用让鸡大保恐惧的眼神回避了他所说的“阿七是不是变了”这个问题。然后直接回家。路上又想吃冰皮月饼了,我和阿妈都爱吃。路过店门口,看见阿爸的身影,唔,在干什么呢?不过不要知道比较好。我摸了摸脖颈上被阿爸割伤的疤痕想着。不想和他一起回家,我稍稍拖延,当我回家时阿爸已经接任务去了。我照例给被囚禁的阿妈送饭,看见熟睡的阿妈身边有一盒包装精美的冰皮月饼,包的真好啊,周围还有冰块降温。上面写着“中秋快乐。我的七。”我撇撇嘴,放下餐盘回了房间。然后我看见——一盒写着“丫女,中秋快乐”的月饼,和阿妈的一模一样。
唔,有点意外呢。

罂粟花冠

晚饭后又去看了一次阿妈,他已经醒了。“唔……”他被镣铐禁锢的手腕滴血,无法停止。我叹了口气,又是这样。然后我熟练的给他包扎。“女儿……”“?”“今天几月几号了?”“中秋节。”“农历十五了啊,我基本被关了一年多了啊。”阿妈嗓音沙哑。“你能放我出去吗?”他问。“不……”我答。“果然啊……没事,你还小。怕,应该的……”他看向我的伤疤。“女儿……别恨他……”“谁?”我问。“别恨柒……不许恨他……”阿妈眼神迷离,似乎再说梦话一般。“你呢?”“我从未恨过他……”“哎?”我不懂啊,七是被柒所囚禁,被他所占用,为什么说不恨?“我爱他啊……”阿妈眼神依旧迷路,话语依旧似梦,他抚摸着自己身上欢爱后的痕迹,然后掏出一个月饼给我。“冰皮的,你的最爱。”他说“中秋快乐。”
其实,我有一盒了……

内线
月色雪白,如温润的玉,有好似寒冷的冰。伍六七走在街头,现在满地以都是黄叶,正如他们相见的那一天。“柒……”他唤出声,声音却散在风里。风依旧在肆虐的嘲笑着黄叶,但又好似在嘲笑他。他手中攥着一壶烈酒,还有一盒月饼。月饼也如月一般,看着温润,实则彻骨。他来到一座墓碑前坐下。“柒……”伍六七灌下了口酒,拈着地上的野草发呆。月光透亮,似水,将一切都照亮的清楚,却只觉被寒冷相拥。伍六七无言,抚摸着墓前青年的相片,一口酒,一口月饼。辣啊,如万剑穿喉;甜啊,如蜜糖拥裹;热啊,如烈火穿梭;冷啊,如地狱寒山。
可这,于心死之人并无太大用处。

一拜天地

“中秋了。”爹爹回来说,递给我几片落叶。我放在手中摩挲,蒙着厚纱的视野中依稀辨出它们的火红与金黄。娘亲回来了,带着几个月饼:“中秋快乐。”月饼摊在桌上,“我自己做的。〃娘得意的说我顺手摸了一个,怎么硬邦邦的?形状还很奇怪。爹爹咬了一口“怎样?”“还行。”真的,我啃了一口,呕……这是掉进糖罐子里了吗!似乎是我的反应过激,娘察觉了不对,拿起一个一咬“……难吃,你怎么吃下去的……”“你做的东西我都会吃的。”爹爹说。“以后我再做。”“你什么时候做,我什么时候吃。”结果,他们只做了一次,就在一拜天地之后撒手人世。“丫女!”“!”我从回忆中惊醒。“什么!”妈妈笑着递给我一盒冰皮月饼“给你。”“你自己的呢?”“在做了……哎!靓仔你又偷吃!”爸爸叼着妈妈做的月饼,一脸无辜。
承诺,无论几世轮回都要兑现。

镜中世界的月亮与镜外不同。血红色的,染的天也红了,像周围的玫瑰。“唔……”一点冰凉贴在伍六七的后颈,伍六七吓了一跳。恶魔拿着冰皮月饼一脸淡然“给你吃。”“哦,谢谢。”伍六七拿过一个吃起来。里面的冰淇淋有点化了,顺着他的脖颈流下。伍六七吃的正欢,没看见柒逐渐变暗的瞳孔,也没听见柒理智崩断的声音。“?!”伍六七就这么猝不及防的被扑倒了,柒沙哑着嗓音说:“我要回礼……”然后含住了七的耳垂。
红月,挺妖艳的……




贺文。欢迎大家点赞评论一条龙。谁推荐点歌曲给我啊,我的国庆贺文没着落了(别得寸进尺啊你)
想吃冰皮月饼……
大家中秋节快乐😊

如果陷入两男一女的三角怎么办,那就让两男在一起吗 3

“今晚有祭典哦。”西木提醒,“最好现在就去买浴衣。”“行啊。”小玉回答,“那就走吧。”
到了浴衣店,三人开始挑选。“德拉格!不许放回去!”“不要!”西木崩溃的看着闹腾的大侄子。自己不过随手拿了一件有叮当猫的浴衣把玩一下,德拉格这货就一把抢去想要试穿。“这条拿好!”德拉格转头就被西木丢来的墨绿色浴衣糊了一脸。“这和我抢东西的毛病啥时候能改啊……”西木在小玉身边嘟囔。小玉已经选好了,橘红色的,有着波点浴衣衬托着她,显得青春靓丽。
“西木你选好了吗?”小玉问,“没有,最小号我也穿不了,太大了。”西木很无奈。小玉盯着西木的腰,这比我的都细!她心中想着,扯来了一条淡蓝色,有着小花图案的女式浴衣。趁西木换衣服的空档,小玉问德拉格:“你爱抢西木东西?”“是呀!”回答干脆利落。“所以你和他抢我也是因为这个?”“对呀!”居然不要来的承认了!小玉想打人,但小玉不说,直接上手。德拉格被打的哀嚎连连。
顺便一提,西木穿这套真合适。
晚上,祭典开始了。人山人海。 小玉拽着西木的袖子。这么多人,把这纤细的家伙挤没了咋办。回头看一眼,发现真和芭莎所说的一样,德拉格和西木正手牵手呢!小玉看着,莫名有种女儿要嫁出去的感觉……
祭典上吃的东西真多,苹果糖,章鱼烧……关键每去一家店,店家都会由于小玉和西木这两个美人的存在而优惠。
可是西木有厌食症,啥也吃不完。幸亏只有一份,自己象征性的尝一口就丢给德拉格,而且德拉格牌垃圾桶无所不收。
小玉在看着德拉格在西木给的,留着西木咬痕的苹果糖上,对着咬痕不偏不倚的啃上一口时,小玉兴趣崩溃……
玛德,狗粮吃饱了……小玉想。

忙里偷闲一套量产型先生漫画。草稿流,辅助线来不及擦。
大概讲的是文科生交先生写字的事。
在大触中瑟瑟发抖, @鲤鱼打挺 太太

写太污被屏蔽了!all主角

看了摇可乐的手书后最想干的事——舔前辈

如果可以与他交流2

体质极差少女又来了

某缘:(咳嗽中……)你出来!
某菌:啊嘞嘞,又生病了?
某缘:你干的吧!
某菌:是呀,又不注意预防了啊亲爱的~
某缘:别恶心了你……唔咳咳咳……
某菌:(帮忙拍背)这可不是我干的哦。
某缘:知道,是我被口水呛到了。
某菌:哎呀,不小心呢。不过都这样了不如让我占领一下身体吧~(挑起对面人下巴〔只是开玩笑〕)
某缘:别闹,有别“人”在呢。
某菌:怎么可能……
某酿脓:哥,你在干啥?
某菌:卧槽你怎么在这!
某缘:我扭伤脚了,结果喷了几天云南白药,贴了几天膏药之后过敏了。结果挠破皮了……
某菌:太容易过敏了吧喂!

如果陷入两男一女的三角怎么办?那就让两男在一起吗!(2)

严重ooc
德拉格x西木

小玉离开了叽叽喳喳的波刚和芭莎,开始了她的计划。
“呐呐你们两个,”小玉看着撕逼撕的正欢的两位,说“你们陪我去度个假,这几天过后我会说出自己的选择。”“好!x2”异口同声了呢。
他们这次被安排去了日本。小玉去了趟洗手间,让男孩们等一下。小玉上完厕所并不急着去找他们,而是躲在可以听见他们谈话的角落观察。发现德拉格自信的拿着波刚画的地图的纸条得瑟个不停,结果把注意事项烧了,西木和小玉真想假装不认识他。“啊啊啊这怎么办!”德拉格惊慌失措的问。“我记在手机里了,发你一份好了。”西木拿着手机,熟练的发消息,“谁给你的勇气拿地图的,梁O茹吗?”一如既往的毒舌呢,西木。
小玉紧张的看着他们,生怕他们在公共场合打起来。结果小玉觉得自己被喂狗粮了——德拉格十分自然的将下巴抵在低头发消息的西木的头顶,目光始终粘着西木的手机屏幕,双手还特自然的环上西木的腰。当西木发完消息退出到手机桌面时德拉格问:“这张照片你还在啊?”“嗯,是啊。”什么照片?小玉想,将身子向前凑,结果摔倒了。男孩们赶紧上前扶起她。
“西木,什么照片?”“你听到啦?”“嗯!”“想看?”德拉格问,“对!”“哦,这张。”西木将手机解锁,照片上是两个少年,一大一小,但可以分辨出大的一个是西木,小的一个是德拉格。小少年环着大少年的腰,两人都笑的十分灿烂。“……”小玉确信自己吃狗粮了。


下篇会有祭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