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啊小柒

饥饿

为自己的开车写个背景。
格林团长X小骑士(成体)拟人有
看了饥饿骑士之后的脑洞。
这是一个容器,感到肚子饿,然后把圣巢的虫子子几乎都吃了的故事。

真的好饿。
高挑的容器缓缓的走在泥口的街上。他的脚有一些软。真的好饿啊。格林之子,你吵死了。清秀的脸上有着一丝怒气。他找了一把椅子,将格林之子的护符给卸掉了。
他是很漂亮的,才刚刚成年,还是一张稚气未脱的脸。皮肤如苍白的瓷器,银白色的长发被路边闪光的草束了起来。披风之下,黑色的塑身衣很好的勾勒出他的腰肢。只是那有空中空洞的黑色瞳仁,就如同深渊一样使人不寒而栗。
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是在两个星期之前。当时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只是觉得腹部有一种隐隐的疼痛。但是后来这种感觉却愈演愈烈,以至于现在他走路都是摇摇晃晃的。
真的好饿啊,该怎么办呢?
有一次他坐在椅子上,竟然睡着了。他梦见了自己的朋友,那个已经死去的小骨架。这是一只怪物居然扑了过来,却被自己一击毙命。掉落下来了一个小果子,闪着橘红色的光。不知是什么力量驱使 ,自己将果子捡起放进嘴里。甜甜的,居然将自己腹部的疼痛缓解了。但是当自己回头对朋友微笑时,腹部的疼痛感又再次缠上了自己。无奈,只好如法炮制一般,怪物连一声闷响都没有发出,便倒地了。捡起那个果子吃下去,甜丝丝的。然后由于巨大的饥饿感,他醒了。
摇摇晃晃的起身,随便乱走。走到了绿色小道。一直昆虫朝自己冲了过来,眼睛里闪着橘红色光。就如同那个果子发出的光一样。一骨针斩上去,橘黄色的液体沾到了自己的脸上。唔,也是甜丝丝的。饥饿感更加强烈,如同无数的藤蔓将自己紧紧缠绕。他飞快地将昆虫斩首,但那橘色的汁液也消失不见。只剩下这遍地的吉欧。
他钱已经足够了,但他就是饿!他发了疯似的,又去找其他昆虫,似乎是饥饿的野兽在寻找猎物一般。当然很快就找到一只。这次他放下手中的骨钉。几下巧妙的躲闪之后,徒手抓住了昆虫的后背。然后向着那家伙软弱的部位一口咬了下去。橘红色的汁液飞溅。饥饿感似乎有所缓和,但很快又接踵而至。
还要更多,还要更多!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
已经一发而不可收拾了,他扔下自己的骨钉。一无反顾的冲向一各个猎物,虽然说空洞骑士受过严格的餐桌礼仪,但他那副吃相真的已经不敢恭维了。他也不管,能缓解那痛苦的感觉就是好的。随着他的啃食,橘红色的汁液慢慢溢出他的嘴角,顺着他微仰的头缓缓流下落在他的脖颈上,或许从他的指缝间流出慢慢的爬向他的手肘,然后滴落在他跪坐大腿上。汁液很稠,有一种蜂蜜的质感。
虽然说黏糊糊的感觉有一点不适应,但是饥饿似乎占领了他所有的感官。骨钉已经不再有用处,他音嘶咬而破裂的嘴唇,流出了黑色的液体。这些液体缓缓地爬上他的牙齿,变得很尖了,很锋利了,这对他的撕咬发挥了极大的用处。
他把圣巢几乎都逛遍了,饥饿感却有增无减。
好痛苦。
在他觅食的过程中,他看见一个按钮。连续的击打之后仅在后旁的火炬上产生火焰。
他回到泥口。看见那里支了一个帐篷。他知道这是什么——这是格林剧团。
他加快脚步,进入了帐篷。当然,他进入之前没有忘记将格林之子的护符重新佩戴上。果然团长已经在此等候。团长笑着将自己的孩子收回斗篷之中,对自己说:“还想再共舞一曲吗?”
求之不得呢,古神的滋味应该是不错的。他舔了舔嘴角摆起了战斗的姿态——他不在时拔出骨钉,而是四肢着地,做出一种野兽扑咬前的姿态。
但是几个动作下来,自己却被格林成功捕获。自己的背紧贴着格林的胸膛,双手曲在前面握成拳,被格林紧紧的抓着。外人看就像自己被团长圈在怀里一样。
很羞耻的姿势。
他却一边在扭动挣扎的过程中一边大喊着“饿!”。他被饥饿感折磨的死去活来。古神却似乎并不在意,伏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没事的,你只是被魇住了。”这句话在梦魇的口中说出来,可真的奇怪啊!古神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又笑着对他说:“很饿吧,需要我喂饱你吗?”不等他的回答,格林已经吻上了他的后颈。


然后车的话写了一半,等到时候再开。我并不想告诉你们这段文字是我一边听着天依的歌,一边写的。写的我自己都饿了。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