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啊小柒

短篇 园中白雪

似乎有人搬到了我的对面。
不过当然我并不想去管,也没有时间去管。花园里的玫瑰花开花了,当我伸手握住时,几乎埋没了我的手。将一朵玫瑰略微向下弯曲,手指慢慢的在花瓣上摩挲,天鹅绒般的触感。手指慢慢的顺着花瓣向下不上坚硬而光滑的茎,忽然感觉一阵刺痛。握住花朵的手指松开,但是被扎破的手指依然在上面。呆呆,看着略微向下的花朵,瞬间挺立,食指指腹被划拉出一道艳红的血痕。血滴落在玫瑰花瓣上,很美。“或许我应该种一点红玫瑰?”我望着花园中一望无际的雪白的玫瑰想着。
黄昏之时,我家的门被叩响。邻居来了,是一个微笑的绅士呢。他优雅地向我问好:“您好,我叫杰克。小姐,敢问芳名啊?”要知道我并不擅长这种礼仪。所以我僵硬的回了个理:“夜安,杰克先生,您可以叫我星云。”他对于装修时发出的噪音向我道歉,我表示这并没有什么。他风趣幽默,我们聊的很投机。不知不觉月亮升上天空,“我该走了。”杰克说。“十分抱歉,我没有请你进来喝一杯茶。”我皱着眉说。老天啊,我真的不适应与外人交流。“没关系的,顺便一说,您园子里的白玫瑰真美。”
后来又过了几个月,我们渐渐熟识了。我知道了,他是一个小说家,他出版过许多小说,有着厚厚的一叠手稿。“这是您写的吗?哦,这可真不错。”我翻阅着他盯着整整齐齐的手稿,他习惯性用手写,所以每一份手稿的油墨味都是那么浓。“您过奖了,您的画也画的不错。”我告诉他,我是一位画家。令人惊奇的是我所画的画作成为了他书本的封面。当我们发现的时候,我们都震惊了。“那下次我是不是可以提前知道你要出什么书,并且提前知道结局了?”我问,“想得美,对你我都手稿一切保密。”他笑着说。看向窗外的一株红玫瑰,这是他花园里唯一的一株玫瑰。
有一天他对我说:“我爱上了一个人。”“是吗?恭喜恭喜啊,是谁这么幸运呢?”“我所爱上的人有棕色的头发,深海一样蔚蓝的眼睛,嘴角总是挂着自信的微笑,哦,对了,他特别喜欢穿着兜帽的衣服。当他笑的时候,就算是阴天,也变得温暖。”“ 真的吗?那他是什么职业的?”“他是一个佣兵。”“什么?”“他是一个佣兵。”哦,天呐,不会吧,我想。因为我总觉得他的描述有点眼熟。似乎我是他一份新的手稿中曾看到过。“他叫什么名字呀?”“奈布•萨贝达。”哦,天呐,果然如此,这是令我不敢相信的——他爱上了自己所创作的角色!不过看到他幸福的微笑,我便也耸耸肩微笑着祝福。因为我觉得问题不大。
问题不大……应该吧……
后来我就每天听着他疯狂吹自己的老婆有多好。也总是将他所爱之人的行踪一字不落的告诉我。嘿,你还记得你曾对我说过,你要对我保密一切的手稿。他每次聊到奈布总是会在眼中闪着的喜悦。他详细的描述了奈布的每一个细节,神情中总是透露着一丝骄傲,似乎在描述着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那个只属于他的宝物。在他的描述中,佣兵一直在沙场中谋生,但是到了22岁就负伤退役了,但他却一直保留着开朗阳光的性格。而且可就是被他那能使雾霾都散开的笑容迷住,“成为爱情的俘虏。”我说,他一个爆栗砸下来,“怎么说话的?”“痛死了,大哥,你还记得你是绅士吗?你这么分裂,我真的很担心奈布的幸福啊!”“放心吧,对于他我绝对温柔。”
每一次聊天下来,我总觉得我自己都有点毛病了,居然会帮着担心杰克和他的小佣兵的幸福。
后来在杰克生日当天我送了他一幅画。他的小佣兵一直都穿梭在文字之间,现在在画布上,我要让她和她真正的见一面。“你这份礼物我太喜欢了!”杰克拿着我那一幅画。“这就跟我印象中的甜心一模一样!”“甜心这种你都发慌的称呼你都给他安上了?真是服了你了。而且你每次聊她的外貌都这么详细,基本上每一根睫毛都说出来了,怎么会画不好呢?”我得意的看着他用激动的颤抖的手轻轻地抚摸着画。“我的甜心我终于可以见到你了。”我拿出一只装有红墨水的钢笔,“我还没有写他的名字呢,你帮我写吧!”他拿起笔写下了两个词——My lover。
但是后来杰克先生的精神状况越来越不好了。各式各样的医生跑了一趟,又一趟,却没有任何效果。我去看他的房子里(他的备用钥匙在门前的地毯下面。)将一束雪白的玫瑰放在他桌前的花瓶里。里面有一束干枯的红玫瑰。他蜷缩在沙发上,面色惨白,眼窝深深的凹陷,如同一只妖怪。她一看见我并用瘦削的如同白骨的手,钳住我的手腕。干裂的嘴唇中发出颤抖的音节:“快去救他呀。”“谁?”“奈布,我的小甜心。他现在很危险,他会被杀死的!”“什么?”我仔细翻阅了,他身边的手稿。大致的内容是佣兵要去做一个任务,一个让他永远回不来的任务。“那你为什么不阻止他?”“他只要去,我……我阻止不了的……”他慌乱的眼中流出泪水。
我知道他疯了。
突然有一天他敲开了我家的房门。依然在微笑着,就像我第一次见到他一样。“这一盆花给你。”这是他家的那一株红玫瑰。“请移植到你的花园里。”“明天再说吧,我今天晚上要出去一下。”我说着将那一盆花抱进了屋。“谢谢了。”“不客气。我还要谢谢你。”他留下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就走了。
但是当第二天我回家时,发现对面挤满了警:察。我询问了,其中一位怎么回事,他回复我说有人在房子自尽了。杰克他用红酒灌进了满满一瓶安眠药,然后坠入梦境,再无法醒来。奇怪的是,他一直保持着蜷缩的姿势,紧紧抱着一张手稿,还有画的那一幅画。顺便一说,那张手稿佣兵外貌的具体描写。
我似乎是她唯一的朋友,所以我同意了帮他收拾遗物的请求。在整理手稿中,我看到让他了走向死亡的小说的结尾——杰克与奈布拥抱着血液流淌,如同一朵绽放的红玫瑰。
这其实是几年前的事情了,但现在我一直能回忆起来。我抚摸着手中的书本。这是《安娜•卡列尼娜》。这种书的书皮很厚重,烫金的字体展现着作者姓名。我的指腹划过这凹陷的字体,深深地感叹:“杰克他其实与你一样啊,只是他的感情更深。你不是也无法阻止卡列尼娜自杀而忧郁吗?”*抬眼看了看窗外绽放的白玫瑰中,一抹红正在怒放。就如那天所看到的一望无际的的雪中,相拥着一抹怀着炙热爱情的血红。




*托尔斯泰他也没有办法阻止安娜的自杀。
*这里有一段我曾删改掉的结尾:我的朋友们不必为他们失落,更不必为他们悲伤。他们本身就不是真实的人物,所以他们本身就不存在,不是吗?那又何必悲伤呢?
*这是我的小渣文。就算是交了党费吧!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