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啊小柒

兔子先生


写的很烂,交个党费
警告过了哦,开始了,第一人称

我在田野的泥地边坐着,呆呆地看着月亮出神。月亮小小的,亮亮的。阿婆说那是兔子先生的家。哦,那月亮的下面,我去过。在我去读书的那会儿,做了很久很久的车,在船上漂了很久很久,到了小岛上的那做城市。那做城市对在乡间生活的我来说,就是从地面到月亮的距离。在那里,我见到了兔子先生。
我与兔子先生相遇那天是儿童节,兔子先生摇晃着长长的兔耳朵给我理发。他身边有一个黑色头发的先生,眼睛红红的,像兔子先生给我的陶瓷兔子的红眼睛。我租住的房子和兔子先生的很近,在我读书的那会儿我们经常见面,在月亮下聊天。他告诉我他叫伍六七,黑色头发的先生叫柒。可是我还是叫他兔子先生。在这时,兔子先生会无奈的叫我丫头,是我让他这么叫的。柒先生总是在我们聊天的时候跟在他后面,他看兔子先生的眼神在月光之下温柔的像一汪洒满霞光的春水。
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我手中握着陶瓷兔子,看向月亮之下的小路。突然看见了一个白色的身影:“兔子先生!”我飞奔过去。“哟,丫头,你好呀。”我看着他满身泥泞和血迹的双脚,不由分说的将他拖去我家包扎,自阿婆死后,一切都是我自己打理。
包扎完后,我问他:“兔子先生,你为什么来这里了?”他晃着缠满绷带的脚说:“我要去玄武国。这是最近的路”玄武国吗,这个地方对于我来说,又是另一个月亮,只凭双脚没有十天半个月是不回到的,前提是要不眠不休,风雨兼程。“为什么要走这么远?”“柒在那里迷了路,我要去接他回家。”兔子先生说,眼底尽是柔情。“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去?你的兄弟,朋友不会担心你么?”兔子先生笑着说:“大保他们知道无法阻止我,所以就随我去了。”“哎?”“至于为什么我一个人去,”他停顿了一下,坚定的,一字一顿的说“有许多人可以接我回家。但是柒,只会由我接他回家。”
“因为我爱他。”





后记
我看他起身,想提醒他伤口还没好,但看他坚定的神情,我知道自己拦不住他。我叹了口气,将自己的护身符摘下挂在他脖子上。这是个军牌,也不知是谁给我的了。“记得还。”我说。兔子先生笑了笑,接受了。

几个月后,还是那条小路,月亮换了个方向,朝着玄武国的位子。我看见月光下走来两个人,一个是兔子先生,一个是柒。兔子先生看见我,挥了挥手说“抱歉啦,你的护身符我弄坏了,下次还你个新的。”我拿过损坏的护身符,上面嵌了一个深深的弹孔。我撇撇嘴,同意了。

再后来,我收到了一个新的护身符,和柒与兔子先生的婚礼请帖,我去做了伴娘。回来后我又带回了一个黑色的陶瓷兔子,与白色的那只放在一起,就像是一对儿。哦,我之前怎么没发现,陶瓷兔子的肚子下面,白的写着七,黑的写着柒。

我在写些什么玩意儿!文笔太烂,自毁大脑。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