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啊小柒

亲爱的宝贝

黑化有监禁play有第一人称视角有。

角色死亡注意

已经警告过了哦


亲爱的宝贝,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请在我怀里沉睡吧。


柒回到地下室里,紧紧的搂住还在昏迷的伍六七。抚摸着他身上深浅不一的,欢爱过后的痕迹。


天真的你,我再也不会让你逃跑。


这家伙昨天磨断了捆绑着他的镣子被自己发现,于是被自己抓住狠狠地惩罚了一遍,甚至还用上了皮鞭和三角#木马。昨晚似乎太过了,要不是他现在正在自己怀里喘气,自己还以为把他干死了。不过这样也好,能证明他属于我。柒笑着,拿出手机,发短信给自己和七收养的女儿发短信:“个女,寻日我用嘅嘢,系买几袋,唔好唔记得买新嘅镣子。”“了解。”女儿秒回。


忘了那个女人吧,不要再听她用撒娇的语声缠在在你耳边。


不过自家宝贝真会沾花惹草呀,可乐啦,梅花十三啦,甚至连猫都不放过。


否则我将紧锁她的喉咙


那些与他有过交集的人是怎么死的来着?梅花十三的死法似乎是最惨的,被自己绑住,一块一块的从身上剔下肉,女儿在一边候着,在她快不行了的时候给她来一针肾上腺素,刺客的专业训练给了她引以为傲的忍耐力,不过这个时候她应该恨死它了 ,这疯狂的举动持续到她咽气,持续了好久,七的初吻在她那里,所以她值得被如此“奖励”。可乐被那个瘦竹竿似的王子护着,结果还是被自己一刀一个斩首,这是死的最干脆的。那只猫和那只狗全当给自家女儿做刺客训练用了,刚开始她不人心下手,过了很长时间才掐死一个,另一个直接咔嚓一下扭断脖子,干脆利落。还有啊还有……真的好想杀了所有被七保护的人,他对这里的一切人或物都有感情,想毁掉所有他周围的所有东西,让他之看着自己,所有感情都倾注在自己身上。


只要我们俩在一起,不需要任何其他人。只有我才能满足你!


柒在心中诉说,手顺着七满是伤痕的腰侧向上抚摸。


给你带上银制的足枷吧。


柒看着怀中人赤裸的,苍白的,满是紫青色伤痕的脚踝想。


好让你不再犯同样的错误。


柒的手持续的向上抚摸,在满是咬痕、吻痕的脖颈处停下,抚摸着已经磨损的,拴在伍六七脖颈上的项圈。


好让你不再逃跑。


柒吻上了,被监禁之人的,冰凉的、紫青色的唇。




柒女儿视角

“阿七,你最近似乎心情不好啊,都不怎么笑了啊。”鸡大保扶着墨镜,操着一口谜之口音,用雪茄指着伍六七说。“哪有的事啦。”伍六七笑了笑,走到我身边坐下,揉我的头发。我撇撇嘴,蹂躏着圆滚滚的小飞机,手感真好。“柒只不过是去执行任务了啦,不用这么担心的啦。”鸡大保抽着雪茄说,“不过这次任务也够奇怪的,梅花十三和可乐还有小咪这些家伙也去了,就不带上你,还一点音讯都没有,他们是不是有什么阴谋……”“阿七!我饿了!想吃打边炉!”我高声叫到,打断了鸡大保的话。“好好好,吃吃吃。qi……丫头”伍六七牵着我出门了,留下鸡大保在那嘟囔:“店里不是还有食材吗?真是有了女儿忘了兄弟……”

我们走出了理发店,熟门熟路的拐进一个无人的小巷子里,那里有栋烂尾楼,没有人会过来。我仰头看着牵着我的“伍六七”,拍了拍他的肩膀,略带嘲讽的说:“假笑起来还是一如既往的烂啊,这种笑也只有鸡大保这蠢货才不会看出来,别笑了,我都听见你面部皮肤紧绷的声音了。柒。”柒揉了揉由于假笑而酸胀的脸,恢复了冷冰冰的神情。他略带粗暴的扯下绑头发的皮筋,将我的头发后垅,帮我扎了个辫子。“我翻去先,柒月七,唔好唔记得买嘢。”“知道,阿爸。”我与他分别。

亲爱的看官啊,柒,就是我父亲,他没有出去做任务,他一直在这里,扮演者他的爱人伍六七——我的母亲。那我的母亲在哪呢。呼呼,他可是父亲最亲爱的宝贝呢,不锁在地下室里,锁在他身边怎么行呢?

我是谁,我是柒和伍六七收养的女儿,也是柒的帮凶,不然这么多尸体,谁处理呢?

母亲曾向我寻求帮助,不过我才不敢呢,我不想再一次被父亲杀死,这很痛的。

“柒月七啊,你不觉得你妈最近很奇怪吗?”鸡大保问我。“没有哦,妈妈一直都在这,从没有变过哦。”我直勾勾的看着他,这只带墨镜的蓝羽鸡一直害怕我这样对他说话。果然,他发毛了,流着冷汗走了。“我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电话被接通了,但是传来的母亲隐忍的呻吟声和啜泣声和父亲的柔声安慰,我默默的挂了电话。过了一会,电话响了,待接通后,传来父亲的声音:”乜系“”阿爸,佢起疑心咗哦,点算好呢?“”时间到咗呀?“”到时嘞。“



”杀咗。“”好“

评论(14)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