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啊小柒

奇怪的设定
镜子中显现的恶魔柒x迷茫的顺从的教徒七(阿七进的是邪教)
严重ooc
恶魔生活在教徒的影子中,可以触碰教徒,甚至可以钻进他的脑海中说话
虽然看不出来
警告过了哦,开始了

我说

“如果。”

若世上存在如果

伍六七看着镜中的的人影,那不是自己的 ,这是他的“爱人”——柒。伍六七喃喃的说着:“如果……”

如果我能说如果

“如果我那时可以拒绝你寄居在我的影子中,显现在我的镜子里……”

愿接受所有的结果

“那么我愿意付出一切……”

和自我

“甚至是我的生命……”他的眼神空洞,如同一个木偶。

不闪躲

镜子外,七的背后堆放着数不清的雪白的玫瑰,这是受过他帮助的人送给他的,花瓣与也都透着鲜活的气息,这象征着一种祝福。镜子中,柒的脚边散落着零星的枯叶,这是他杀死的人生前的持有物,花朵早已不知去向,鲜血沾染的叶子似乎是在实施一种诅咒。柒不做声,只将枯叶贴近嘴唇。

将深红唇色涂抹

血液将他苍白的唇染红,他倾身向前,“你来。”他对七说。七木讷的向前,隔着镜子与他接吻。血腥味在唇齿之间蔓延开来,这很奇怪。更奇怪的是他的嘴唇沾染上了鲜血,深红色的,给他平添了几分诱惑。

让白瞳浸染烈火

柒所处的世界开始起雾,浓浓的,似乎让人透不过气。伍六七紧盯着柒的身影慢慢消失,无声的黑色眼瞳倒映出雾的色彩,使他的眼瞳看起来是灰白色的。伍六七听见柒的声音:“做吧,你也想要,不是么?”他感觉到若即若离的触感在身上游走。灰白色眼瞳似乎亮起来了,如同在火焰中浸染过一般。

感受心灵的赤裸

“来吧,来吧……”柒在七耳边低语,该死的性感。七封闭的内线早就被他识破,所以在柒面前,七总是觉得自己是一丝不挂的,心中的某个东西纯纯欲动。

打开锁

好似打开水闸,心中的什么东西似乎要喷薄而出。炙热的似乎要被灼伤。

理解否

啊啊,这种感觉,寄居在我影子中的你,是否理解,怎样理解。

我尝试和你握手

和以往的很多次那些,七尝试拒绝柒的邀请,他握住柒的手,尝试说服他放弃这个想法。

心平气和地交流

“但这是你想要的,不是么?”柒看着努力拒绝他的七,心平气和的道出了事实。“不!没有!你快走吧!”

别害怕曾经出丑

曾经七与自己交流,自己突然消失了,他还担心了好几天。这在他看来可是件丑事,但柒认为这是他爱他的表现。这很好,柒想。以为这为他们接下来的背德之事做了个不错的开头。

“我不走。”

柒从影子中出现,伏在七的肩头,凑近七的耳边说。柒感受到了七急促的心跳声,勾起了嘴角'。

来解剖

他的内心世界是如何的?想剖开来看看呢。

来平息你的颤抖

手指探进七的衣服中,引得七一阵战栗。柒在七的脖颈上细细舔吻,想平息他过分的颤抖。

叫嚷着还不足够

“够了啊……”七小声说。不,还不够。柒注视着镜子,看见七略带羞耻的表情,柒的内心叫嚷着不够,这种表情,柒还想看更多。

还需要更多疼痛

七死命掐着柒不老实的手,却被柒狠狠咬了一口。不听话的孩子,有惩罚的必要呢。

才值得温柔

还在挣扎啊,在让他痛一点好了。等他变乖之后再给予温柔吧。柒想。

被彼此笼罩

伍六七被影子笼罩,如同一个牢笼。柒感受着七的心跳与喘息,哦,你瞧,他也深陷其中了。

任泪水将我们缠绕

不适应的感觉使七流下眼泪,他几乎要站不住了。柒舔舐着他的泪痕。

深陷入恶魔的拥抱

背德的情欲也会使人越陷越深,这是恶魔的邀请——来啊,坠入深渊吧,长眠于我的怀抱。

在阴冷黑暗处灼烧

阴冷的房间中,气氛似乎变了。有什么东西在燃烧呢,灼热的,靠近的话,会被灼伤吧。

吞下这毒药

性欲的毒瘾,七在无意之间,被柒的亲吻灌下。

“骄傲……

是种什么东西呢……”
“那是……”

“暴君皇冠上的暗槽。”

“现在不许转移话题了,七。”

从最狭小裂缝开凿

不,不要!七想反抗,但是他动不了啊。教徒的信仰与他对恶魔的爱恋产生矛盾。这使他那教徒的,虔诚的,禁欲的心产生了裂痕。柒却总是往这个地方下手。而今天,也柒要从这个地方开凿。不行啊,七喃喃的低声祷告,祈求神明的原谅。

被恨意和顿悟击倒

“呵……这种时候还在祷告?你信仰的神明真的帮助过你么?”“……”七仔细想想,似乎没有过。自己所遭受的恶意太多了,不然也不会出现恶魔啊。啊啊,难道自己的信仰,一直是虚幻的么?有点,悲哀啊……

停止祷告

柒愉快的看着七放下了祈祷的手。

像人偶

柒一边进行着手中的事,一般回忆着与身下人初见的祥子。真像一个毫无思想的,被神明信仰所操控的人偶呢。

执着于东拼西凑

自己对他说神明是虚幻的,他不信。在做的时候还断断续续的为神明辩解。这东拼西凑的断音,淹没在喘息里。

用尽了所有计谋

他是自己用尽所有计谋才拥有的,只属于自己的伍六七。

封不住一个缺口

伍六七禁欲的心上的裂口,被柒趁虚而入,再也封不住。

不肯走

“你走吧,柒。”“不。”

我不懂

柒真的搞不懂啊。为什么大家称伍六七为最虔诚的教徒。

愈完美愈是空洞

明明他的思想这么空洞,如玩偶一样。

挂着张可憎面容

他用着一张灿烂的如阳光的脸待人,

维系虚假脆弱的梦

却坚持着神明信仰的虚假的梦,那个不堪一击的梦。

被彼此笼罩

暧昧的空气将他们笼罩。

任回忆将我们缠绕

柒不知道,在自己回忆的时候,七也在回忆与自己的相遇。

狂欢者戴上了镣铐

这是他们的狂欢。现在身为人类的七已经陷入了这个狂欢。兴奋如同镣铐一般缠住了他,他已无法脱身。

得益者撕裂了嘴角

柒不同啊,他是得益的一方,嘴角正满足的上扬。

吞下这毒药

带毒的禁果的滋味,他们自愿吞下。

“骄傲……

那是……”

“孔雀翎羽上的暗槽。”

柒故意不让身下人释放,在那幽幽的说。

从最肮脏裂缝开凿

被禁欲所禁锢的思想,开始产生不该有的想法。

被爱意和现实击倒

快感袭来,击毁了伍六七,爱意和现实使他不在为信仰迷茫。

停止创造

他开始停止创造这个有神的美好精神幻境。

我想要听你说说

你在想什么呢,我想听你说啊,柒啃咬着七的脖颈。

此刻心中所想

你心中在想什么呢?

有序杂乱

语言声杂乱,心跳却急促有序。

是谁在撒着谎

到底是谁撒了谎,是恶魔,还是创造出莫须有的神明的人?

是谁撒开了网

是谁撒开的网,让自己陷入这个局。七已经无法思考。

书写者将造访

也许该请一位速写者造访,记录这一切。

此处将被打造成停泊港

背德感将成为七的停泊港,他以后的日子将一直与柒在此赴约。

所以相信我初登场

你那时多么畏惧我啊,七。柒想着。我说过的,我的登场——

“不会让任何人失望。”

“无论地位不管成败”

这些都可以不计。

“全都逃不出神的覆掌”

除了我们。

“朝圣显像”

那到底还是虚无之物。

“不及那人将门扉轻轻叩响”

我的到来,会使你放弃信仰。

欢迎来到我的城市

柒抱着七走入镜中,那是另一个世界。

嗅玫瑰盛放

血红色玫瑰绽放,尖刺刺破七的皮肤。

被彼此笼罩

快感笼罩着他们,谁也无法脱出。

任歌声将我们缠绕

耳边恶魔的低吟,似乎是遥远的歌声。陷进去了,但七不想反抗。

立下誓言后再自嘲

曾经自己立下过永远信奉与神明的誓言,现在却嘲笑自己投奔了恶魔。

重复仲夏夜的舞蹈

这也许仲夏夜的魔法,自己爱上了恶魔。

吞下这毒药

若真是这样,这瓶仲夏夜的爱情药水*,自己依旧会咽下。

“骄傲”

那是

“雨伞边缘处的暗槽。”

恶魔抱着筋疲力尽的教徒说。

从最原初裂缝开凿

回到根本,还是自己先恋上恶魔的啊……七想。

被碰触和温暖击倒

恶魔的触碰使他战栗,恶魔的温暖使他不想抽离,他答应了恶魔的邀请,永远留在镜子里。伍六七在柒怀中闭上眼睛——

停止了思考。

生病了,瞎写了,抱歉了,写的烂
没有电脑,无法加粗字体,抱歉啦
@尚有云明

评论(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