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啊小柒

隐晦武白,月青

我的印象里明月是刀马,小青是青衣,白糖是花旦

党费


这戏

一出一出的

几出过后

去了下一地


白发戏子身披红装

花旦啊,美啊

一段一段

不曾停下的哼唱


他唱水袖倩影

他歌刀马盛气

他舞花脸变幻

他忆武生笑音


无人追随戏子前行

零散唱词随到随听


寥寥几句

任人猜疑

或知水袖刀马,柔刚相依

或知花脸之下,暖心如阳

这心

唯有戏子知晓

险些泪染盛妆


句尾留白

众说纷纭

或到蝴蝶月牙,视如仇敌

或云武生花旦,相看两厌

这锣

震得戏子心颤

却仍流水行云


点道为止

曲罢客离

或谈碧眼金瞳,皆盛笑意

或谈远方净角,心结依稀

这般

迷乱戏子心神

指望即刻谢幕


但就算这样呀

白发戏子仍不停歇

纵使他身抖如筛

即使他声如破锣

疲惫如此

却只是歇一段,再唱一段


好似想拼出一个完整的星罗班



我在写什么鬼啊,自杀


评论(4)

热度(26)